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

Friday, February 26, 2010

砂拉越: 实蒙谷野生动物护育中心









那管理员捧著香蕉西瓜喊了快40分鐘,红毛猩猩还是没有出现。后头我们这些人已经开始有点不耐烦,抱怨红毛猩猩太大牌,要吃饭了却叫都叫不来。天空还飘著一些些雨丝,我们缩在雨衣裡,无奈看著「实蒙谷野生动物护育中心」那「Be Quiet」(保持肃静)的标牌,要骂都不敢大声骂,只能一股懊恼在心裡。

远远的,树头传来一阵小小骚动,有人开始憋著不敢太大声的高音,用一种像是喘不过气的怪异语调喊著「来了!来了!」在这兴奋语气中,同时传来更多的却是「哪裡?哪裡?在哪裡?」

压抑不住的兴奋,突然间感染了整个观景台。这个时候,一隻头还有点秃的小红毛猩猩突然出现,带著一种急急忙忙赶来的慌张神情,匆匆攀过几个枝头,然后迅速滑向餵食平台,伸长了手匆匆拿了根香蕉后就马上再上树,在树顶缓缓品味著这下午点心。

红毛猩猩来了,管理员於是将整笼水果倒在平台上,然后拿著笼子离开。不到5分鐘,一隻隻的红毛猩猩接连出现,有的带著小孩、有的带著怕吃不到的慌张神情,一隻隻奔向平台,一手拿起水果就吃、一手或许抱著小孩、或许拉著树干,準备一有不对劲就可随时上树逃亡。

在相距将近50公尺的我们,一个个拿出相机,露出傻笑,怎麼也想不到野生的红毛猩猩,居然跟小时候在华西街夜市看到的人工饲养红毛猩猩,有那麼多的不同。

小时候华西街夜市裡的那隻红毛猩猩真是够有名了。我还记得,那是蛇店养的猩猩。那时候的台湾人,根本不知红毛猩猩有什麼珍贵,也不知猩猩跟猴子有什麼差别,只是看到牠又会抽烟、又会逗蛇、又会表演马戏、又那麼善解人意,就忍不住每个礼拜都想去看看牠,跟著乡亲父老一起夸奖「真聪明」。

沙劳越猫城假期旅行社的华人导游杨秀德说,以前,他们也不知道红毛猩猩有什麼珍贵,只知道牠能卖钱、还有有些原住民会养来当宠物或吃猩猩,除此之外,就不知道牠跟猴子有什麼差别。

真的,差别大了!

所谓的猴子,指的是还有尾巴的灵长类,而猩猩、人猿或金刚,指的则是尾巴已经像人一样进化到消失的灵长类。这样的灵长类,有著更高的智慧、有著更灵巧的双手、有著更多的情绪与沟通,甚至,还懂得如何一代代知识传承。

特别红毛猩猩这生物,或许台湾人已经看惯,一点不觉得稀奇,但事实上,牠只生长在苏门达腊与婆罗洲这两个东南亚岛上,除此之外,没有其他地方有原生种的红毛猩猩,而随著热带雨林逐渐消失,红毛猩猩数量开始锐减,平均每10年就减少到总数的一半,到了现在,总数不过数万隻,加上雌猩猩通常每8年才怀孕一次,通常每次只生一胎,这麼少的数量、这麼可爱的外型、这麼聪明的智慧,怎麼不珍贵?

在以往,想要捕抓一隻可爱的小红毛猩猩,猎人通常会先杀掉母猩猩,然后才把小猩猩带走,而这小猩猩,或者被捕送到都市、送到动物园,或者幸运逃脱,又或者,母猩猩死於意外,只剩孤零零的小猩猩,这小猩猩怎麼办?

红毛猩猩在马来文裡称為「Orang utan」,又或者称為「Forest Man」,意思就是雨林裡的先生。这些先生,通常独居独行,雌猩猩则只是带著小孩。也因此,当小猩猩失去妈妈,通常不会有其他的家族猩猩来加以照顾,其下场往往就是死亡。

在保育观念下,目前马来西亚也分别在沙巴跟沙劳越成立一些护育中心,其中,位於沙劳越的「实蒙谷野生动物护育中心」(Semenggoh Wildlife Rehabilitation Center)就是专门照顾这些失去妈妈,或因丧失栖地及其他种种原因需要特别加以训练照顾的红毛猩猩,并待日后让其回归野外。

整个中心,现有大大小小红毛猩猩共19隻,每天早上9点与下午3点各餵食一次,并开放参观,不过,為了培养其独立精神,餵食的东西通常十分单调,為了就是希望牠们可以花更多时间自己到雨林裡头找更好吃的东西。

实蒙谷野生动物护育中心位於距离古晋市约30分鐘车程,整个中心就在雨林当中,范围颇大,也因此,红毛猩猩平常在裡头乱跑,吃饭时间他们不一定就在餵食台附近,有时要花多一点时间呼喊,才会看到牠们慌慌张张赶过来,样子很可爱。

观赏红毛猩猩,记得要保持肃静,也记得穿上布鞋、雨衣,带著防蚊液与长镜头。在野外看到野生红毛猩猩,跟在动物园、马戏团裡看到红毛猩猩,会让人有不同的感动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